萌萌哒雪橇犬

沙海里最让我泪目的一幕



幻灯片上出现了一个青年男子的照片,那是一个沉默,冷静,眼神淡如清水的男人,他背着一件东西,平常的走着。

他的眼睛看着镜头的方向,显然看见了偷拍的人,但是他毫不在意。

他的眼神透过照片,和黎簇有了第一次的对视,黎簇第一次看到这样的人,他的心收缩一下,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犹如电流通过他的全身。

那是吴邪通过那条毒蛇传递消息时,同时传递给他的模糊的信息,无数无法触摸的记忆的碎片,混着那和世间无关的眼神,混合出了世界上最纯粹的绝望的滋味。

他叫什么名字?黎簇第一次问了这个他以前从来不在乎的问题。

张起灵。中年人说道。


就单纯的分析下,不引战。

纯邪瓶和纯邪簇,不接受拆家的同学,请不要戳进来,这里有雷!








当初就觉得邪瓶很像杨过小龙女(话说不知在哪看到三胖子访谈说最初写张起灵这个角色确实参考过杨龙)。
女主神秘强大,淡漠出尘,还有点不谙世事的呆萌,出身都和古墓有关。
n年之约啥的是最像的,为了生死未卜的女神奋发图强,弱鸡逆袭男神很励志啊有木有。
对了,还有杨过断臂吴邪是失去嗅觉这点也配的上。
这回子又蹦出来个黎簇,纤细敏感大小姐和放荡不羁蛇精病的风云际会,一路火花带闪电,几经生死波折,最后达成一遇吴邪误终生成就,而故事结局却是始作俑者抱得美人归隐山林,留他一人在江湖浮沉。
郭襄小姐姐既视感简直不能更强。
三胖子你告诉我,你真的不是在写盗墓版神雕侠侣嘛😭

so情剑组以后就是妖孽嘚瑟攻×高冷苦逼受了吗😂😂

同人文的真相

必有后福之前:

可以说很形象了。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BGM对码字至关重要,甚至直接影响文风和基调。

7.当文手把一个脑洞大纲全部写出来后会有一种已经写完了这篇文的错觉。

8.比较精彩程度的话,脑洞100,大纲70,试阅50,正文10。








9.文手总有一刻想仰天长叹“为什么我不是个画手”。








10.破事一堆的时候文思泉涌,闲得发霉的时候瓶颈期。








11.傻白甜热度永远比正剧文高,不信随便点个cp的tag榜单。








文手往往付出和回报不成正比,一个回复就能让他们高兴好久,善待文手人人有责。








【可以转载,请注明出处。不要关注我了!!!超害怕!!!求您们!!!顺便让我大喊一声:曹丕是个好人!!!】


是不是只有我一个人这样

现在无论瓶邪邪瓶都感觉到了瓶颈,看个文随时都有踹开天真自己上的冲动。
尤其是那些天真对小哥表现得不怎么好的文。
瓶邪里一些常见梗比如天真的傲娇、迟钝、多疑或者邪瓶里的偏激、阴郁,就算明知道这只是恋人间的小情趣而且并不算过分......
我发誓我也很为他们之间的羁绊感动,不管是友情向还是爱情向都。
可是一看到因为天真的缘故让小哥难过,或者是天真没保护好小哥反而还拖累了他......
我就真的很想把瓶瓶抱走自己来宠虽然我肯定比不过天真啦......
啊啊啊不行啦再这样下去我必须要克制自己的玛丽苏情结否则绝对会成为张起灵毒唯的(ಥ_ಥ)

有没有哪位和我一样的?我们一起分享经验吧,好想知道怎么克服冲动啊

【也青】老公你好

诸葛青是个很惹眼的男人,有很多女人喜欢他。

王也是个乍看不起眼,细看还算帅的男人,诸葛青很喜欢他。

诸葛青喜欢王也,可是他不说。哦不对,他说了,可是听的人里没有王也。

王也喜欢诸葛青,可是他自己从没发现。

兜兜转转好几年,从龙虎山到北京到碧游村,然后再到北京。

到今天,他们可以一起在大排档撸串,拿十块钱一瓶的扎啤碰杯。
他们谈异人,谈八奇技,谈修行和心境的关系。
有时候还会谈谈女人,毕竟这是直男聊天打屁时永恒不变的主题。

王也说,付蓉是个不错的妹子,真对上眼了你就认真对人家。

诸葛青说,王总你家大业大,什么时候带上嫂子给兄弟们见识见识呗。

默契地催婚,默契地对人不对己,就只一点不默契。

要是哪位先开窍,对对方说句,嘿,哥们儿,我看你就很不错,做我老婆怎么样?

你看,就只差这一点。

直男和基佬的区别是什么呢?就是直男听到这话会怒发冲冠发大招或者哈哈哈丫开什么玩笑再扯淡哥揍你了哈,而基佬会怒怼回去,凭啥俺做你老婆,你做我老婆还差不多。

没错,王也就是这样一个耿直的基佬。

诸葛青也挺自然的接过话,哦,那行,老公你好。

【章熙】伪软萌小正太与真杀马特少年之间不得不说的二三事 2

之前我们聊得热火朝天,小古板一直低着头,一言不发。现在见我问他,才抬起头来,只见他眼神略带恍惚,也还是没说什么。

不过这下子倒把叽叽喳喳的那三只的注意力给引了过来,

“寺明,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臭脸芸温柔道,平时凶横,她对端木家的人倒是很好的。

“没看出来啊小古板,你真认识那小帅哥?”花痴瑶有点在意她的情报网居然滞后了。

“之前芸小姐说得没错,这位确实是前大祭司的遗孤,如今是来继承阳冥司之位的,一个月后就是大典了。”
略一沉吟,寺明已整理好情绪,有条不紊道,
“在此月内,会由老夫人亲自照顾小少爷,同住在清心台。据说代大祭司还将会在章轩少爷,司徒少爷以及鄙人之间选一个作小少爷的贴身护卫。”

“噗!”驴子装作一口水喷了出来的样子,“就这小娘炮?还贴身护卫?不去不去!打死我也不去!自家术法我还没练好呢,给人做护卫怕只能挡子弹嘞!”

“能得你!端木家普通人哪进得来,真进来的都是狠角色,咱们几个谁也挡不下。”我摇了摇头,继续分析道,“所谓贴身护卫,大概就是找个年龄相当的陪这位熟悉熟悉环境。”

“卧槽那不是老妈子吗?那我更不干啦!要去你们去。”死秃驴一脸惊恐道。

“演技浮夸,0分!”臭脸芸可找到机会了,不遗余力的损他,“贴身护卫有什么大不了的,至于吓成这样?你还是多跟章轩寺明学学什么叫做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吧!”

驴子一听脸就绿了,还没等他反击,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本座赶紧堵住,“行啦,贴身护卫又不是我们说了算,还是回去等消息吧。”

“就是就是,真选上了,你们不从也得从!”花痴瑶反正看热闹不嫌事大。

“要真是下任大祭司,那小娘炮不就是你未来老公了?”驴子悻悻道。

“那咱也不亏。人家肤白貌美腰细腿长,还带家大业大的,以后我男人要有这个档次,做梦都得笑醒。”花痴瑶一脸淡定。她体质特殊,秦家对她的培养主要以联姻为目的,小小年纪,对婚姻就看得很淡了。

顿时我们都沉默了,

“那行,今天先到这儿,以后有事再通消息。”我做了总结发言,驴子拽着我往训练场赶。

临走前我又看了一眼那个人群中的小小身影,他正从老夫人怀里抬起头,恰好和我对上了眼。

“臻灵体质......集天地之灵秀......品貌卓然......”我脑子里顿时只有最后那一句在无限循环。

一个外表gay里gay气的钢铁直男老青,一个看似直男审美实则在在暗搓搓意淫青仔的基佬老王,啊啊啊好想看!不要虐的要肉的!🌊🌊🌊铺天盖地毁天灭地席卷八荒的肉肉!就是那种死撑自己是直男身体却很诚实的诱受老青和咸湿猥琐意淫狂魔老王!哈哈哈这个欧欧西感觉好带感哦(๑•̀ㅂ•́)و✧

有没有哪位太太???

【也青】直男的悲惨人生

也青,有禾玉。
暴走漫文风,ooc。
慎。

王也的衣品非常糟糕,短袖裤衩人字拖,夏季三件套几乎没变过。
比起一身睡衣走天涯的灵玉真人,真不知道哪个更好些。
于是这俩货长期占据异人界有颜任性榜和众筹买衣榜的榜首之列。

但小师叔和妖女勾搭上之后就不一样了。
夏荷那什么性格,穿个男友衬衫都能扭出花来的主儿,能忍受她男人给她丢这人?
不成不成,必须得掰过来!
于是一身仙气超凡脱俗的天师府高功开始频繁出没优衣库、美特斯邦威、阿迪达斯、哈根达斯(误)。当然是和他的小娇妻一起哒~

不过王也也不是没人管的,且不提他母上的生拉硬拽,狗拿耗子的诸葛青也曾带他去过品牌男装店指点江山。
当然具体场景是酱紫的,青仔和店员从产品的质地款式到设计理念聊得不亦乐乎,王道长在沙发上睡得鼻尖冒泡,场面一度令人发笑。
这样几次逛下来,王道长的衣柜倒是吃饱喝足了,然而下次出门的王道长依旧裤衩飘飘。

你问他为啥买了不穿?
也:你说什么?风太大我听不见~✌

于是乎,一堆爆款靓衫堆在衣柜里长霉生灰。

诸葛青,武侯派传人,天底下头号的聪明人,眼见得没用的事儿他干过几次当然不会再干了。

人贵在自知,知晓自己几斤几两,也得掂量掂量自己对别人来说几斤几两,才好给他摆个相应的位置,才好收支平衡两不相欠。
诸葛青有时候就想啊,自己对王也来说,也就是穿上好看、脱了不妨事、同时还挺占地方的那么个玩意儿吧。
不过这丝毫不碍事,他诸葛青对王也的心,差不多也只到这一步啊。

天理术数、奇门遁甲、人情世故,世间事样样皆学问。
诸葛青是个奇人,问个关于女人的问题他能扯出一篇深入浅出鞭辟入里的千字小论文,可见这货的心很大,大到想要装下整个天下。
小时候爷爷带着他读“吾将上下而求索”,理想主义的浪漫情怀蓬勃生长一发不可收拾,现在的他想起来还是会微微颤抖,这是与生俱来的共情,源于他武侯后裔血脉里天生的不安分和“追求极致”。
所以,一个小小的王也,真占不了什么位置。

王也年轻的时候,总觉得皮相这东西没意义。
一部分原因是他初中暗恋的那个长腿校花被他羞涩表白之时无情地嘲笑了他的大鼻头。

最毒美人心!
万般无用是皮囊!
哥有的是内涵德行睿智鼻子大咋了人无完人再说了鼻子大通气顺畅不卡痰多美的事儿啊丫羡慕还羡慕不来%#“$”#@、*%《$?&

从此王也便走上了视美人如粪土的直男生涯,也顺便放飞了自己的衣品。

就是这样不care臭皮囊的他,在第一次见到诸葛青的时候还是被闪瞎了眼,字面意义上的。
青门显象心法就是牛,耶!

咳咳,严肃认真地说,诸葛青长得确实不赖,眉毛是眉毛,眼睛是眼睛(也...许?),盘靓条顺是个靓仔,好看但没好看上天。

颜值是个神奇的东西,说不重要也说很重要,很多时候它的影响力就体现在关键时刻起的那么点作用力。

比如看到诸葛狐狸苍白着小脸吐的那口血,三分的愧疚生生变了十分;再比如诸葛狐狸俩白嫩的爪子伸过来给他相面时,他板着一张鞋拔子脸内心却有些莫名的躁动;再比如诸葛青笑面付蓉时的挺拔侧脸,真tm是个帅小伙呀!于是下一秒他就喂内帅小伙儿吃了一嘴的土。

要是诸葛青长成金猛那熊德行,你说他还能不厌其烦负责到底从北京追到碧游村吗?难说。

颜控真是人性的巨大缺陷。[1]

多年后,一个风和日丽的大中午,躺在懒人椅上晒太阳的王道长,深刻地反省了自己。

不记得是谁先戳破了那层窗户纸,平日你来我往,眉来眼去,暧昧久了容易坏菜,不知怎的他俩就滚上了床。

王也只依稀记得那对白得如玉似雪的长腿死死缠住他的老腰,那人扬起他英俊逼人的脸蛋,黑沉沉的眼眸中仿佛隐藏着漩涡或者酝酿着风暴,眉梢眼角处却逸出一丝媚意,总之一如既往地帅瞎狗眼。

王道长一边哼哧哼哧埋头苦干,一边在心里痛哭流涕——

我!

完!

了!

术士的预感一般蛮准的。

那晚过后,他收获了一个比当初那校花还白还俊腿还长的帅哥男票,代价是此心不再尽由己。

王也从没觉得不值,甚至还觉得自己赚大了,然而另一位当事人不这么想。

诸葛青提分手是在电话里,也许怕当面说再吃一嘴土河车?
“我就直说吧,咱俩这事儿长久不了。”
“...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咱俩断开一段时间,我有点事情要想想清楚。”
“......”
“你别急,不是场面话啊,也没你什么事,就是我自己心里不对头,得梳理梳理。”
“你说,我听着呢。”
“老王啊,我们都知道,咱俩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当然我不是说的异人界,也不是我们所在的物质世界,你肯定懂的,我的意思是...我发现咱俩怎么处都有点隔阂。本以为上了床更亲密了问题自然迎刃而解,但是现在想想,问题反而更多。所以我想回到原点再试试,听明白没?”
“坦白地说,没明白。不过你既然不想我插手我也就不问了。不过你意思是咱俩好上和...内啥问题,有关系?”
“这你也别问了。”
沉默良久,“好,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总可以跟我说说吧?嗬!不搞基我们还是好朋友么,有事儿你别避我。”
“哈哈,可以啊老王,幽默感见长,这包袱抖得有意思。至于我么,家里催的急,毕竟他们不知道咱俩这事不是,但我目前没这打算,也许过几年?还是等理清这个事再说。你放心,我不会胡来。”
沉默更久,“好,我等你想清楚。”
“那好,我挂了。”
“你挂吧。”

那通电话过后,王也还见过诸葛青好几次。

第一次是在碧莲大佬的二十四岁寿宴上。
张灵玉和夏荷也来了,还带着一狐狸眼高鼻梁的萌娃。
熊孩子真的能日天,冷眼旁观好爸爸张灵玉焦头烂额地收拾烂摊子,浑身散发着单身狗清香的王道长感叹道。
不经意间,王也余光瞥到那道优美如初的身影不无鸡贼地溜达到陆玲珑身边,俊男靓女,有说有笑,美得像幅画儿。

第二次是在诸葛萌的婚礼上,新郎是当年火德宗的小火神。作为大侄子的诸葛青当仁不让做了伴郎,伴娘则是小火神的师姐,一个眉目如画气质如烟的姑娘,丝毫看不出是个玩火的大行家,当世御火术第一人。
也挺般配,这人长得好呐,和谁站一起都不带虚的,王道长漫不经心地想。

第三次是王也本人的三十大寿,犹豫了很久,他还是给那人发了份请柬。
好歹朋友一场不是么,王也给自己找借口。
给诸葛家白爷青爷送去,面上还是淡淡的。
说起来白这几年风头很劲,听大萌她们说是第一个完全继承武侯奇门的传人,俨然有后来居上之勢。只是不知道现在白仍是大眼灯还是变了眯眯眼,他心里闪过一个念头。不过诸葛狐狸当初不也说是第一个继承全部武侯奇门的传人么,难道这是他家嫡系出道必备的宣传招牌?长了一茬又一茬?诸葛老村长这宣传意识够可以的啊。

这回终于说上话了,
“你瘦了。”深情款款王
“谢谢,你胖了。”不按剧本青
“噗嗤!”
“叫你事儿逼,跟我整那虚的,有话直说。”他眉头一扬,依旧帅得一逼,还拽上了东北腔。
王也看着这个男人,这张小白脸,忽然有些说不出话来。
蓦地,在这条滑不溜手的狐狸反应过来之前,温润有礼了一辈子的王道长挺直腰,如狼似虎地压了上去。














然后他们干了个爽_(:3」∠)_         [2]

————————END———————————












咳咳,我有些地方没写出来感觉,可能看着有点迷,然后渣渣文笔补救不了,那干脆直接说出来吧。

1,青哥不是作,不是玻璃心,不是脑补过度。
他和王总真的有隔阂,审美差异只是一部分体现。
青哥意识到了,决定解决问题后再面对王也,这是对恋人负责的态度。
当然他也有问题,他把过错全归给了自己,不希望王也参与,那段独白里其实是心理暗示——不能对恋人敞开心扉心里有问题的是他自己。

2,王总是不是吐槽帝附体啊,内心戏忒多,而且我总说他鞋拔脸大鼻头写得这么屌丝?!
这个......是因为我的丑攻帅受情怀一时失控,于是擅自下调了道爷的颜值orz

3,王道长对青仔的感情,是走傲娇路线哒。没错,我就想写俩傲娇小哥的基情故事。
“我完了”那段是指敏锐的王道长发现,面对青仔他可以分分钟硬到抽筋,他比他所意识到还要喜欢青得多。
“我完了”=“马勒戈壁的老子到底还是栽你手上了”
不过王道长是文明人,不说脏话❤
“不经意间”“余光”“漫不经心”也是同理,王道长他傲!娇!了!所以跟青仔一样装不在意。

4,王道长从头到尾不知道诸葛家继承的秘密,不知道隔阂在哪,以及白才是诸葛家top1。
青仔分手后没有勾三搭四,那些都是正常交往,我说了他是个负责任的小蓝孩嘛~
是王总自己cp脑上线,把所有靠近青的女人都臆想为青夫人,沉迷被渣妄想症无法自拔......

5,最后的he有三个原因:一,青仔彻底从top1的压力下解脱,以一种他可以接受的方式从他可以接受的对手手下认输,心态正过来了。二,王也一直在等他,王也很在意他,王也非常想睡他等等,他接受到了足够多的信息,于是他认为终于可以安心地付出同等的爱意,可以不再遮掩了。三,我不会写虐。😭

[1]是我以前看过的一篇同人文里的梗,想不起是哪篇了

[2]是一位想写虐肉但又不擅长肉的大大的机智发挥,cp是邪瓶,就在lof邪瓶tag下,不过很早以前的我现在翻不到了555~





最后是吐槽时间,

妈呀写文好难啊写肉更难啊写虐难上加难啊!!!啊啊啊好想回到小初高从头开始学语文啊!!!写个短文还要自己解释一大堆我果然是个脑残啊!!!

有没有同时也青和碧玉的小伙伴......为啥姬友圈里站也青的是玉碧,站碧玉的是青也,喜欢的大大两个cp我必逆一个......也青和碧玉有可能并存吗?!宝宝心里苦啊😭